椎間滑脫手術筆記,(四)

老實講,我有點後悔一開始信誓旦旦說要寫這「椎間滑脫手術筆記」系列的文章了,

因為,隨著時間過去,剛開完刀時的複雜心情已逐漸平靜,要重新激發當時心境有點困難;

況且生活裡天天都有層出不窮的好玩的事情發生(很奇怪你們都沒有嗎?),

可以選擇的話,我寧可寫些新鮮的,有趣的,而不是一直沉浸於過去那些痛苦的往事當中,

但(攤手嘆氣),做人不能這樣,說好要寫就得把它完成,反正日後的回憶錄這段總還是用得著吧。

 

好,上回講到進開刀房了。

開刀房裡出奇地冷,不是因為我全身上僅披件薄薄的手術罩衫所以才覺得冷,

那種冷,是好比你踏入冰庫,忍不住渾身打寒顫的凍,

我心裡想,都已經面臨生死大關,恐懼到最高點了,竟然還得冷成這般,實在是無法理解,

於是跟醫生抗議:為什麼溫度要設這麼低?回答是:因為低溫,開刀過程當中才不容易受感染……

 

準備妥當,護士小姐拿著連結著麻醉藥劑的口罩過來,要我一口口慢慢吸,

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,我相當地緊張,為了掩飾不安,我轉頭問醫生:這個刀要開多久?

醫生手一揮,說,沒你的事,你醒了就好了!

我於是乖乖閉上眼睛,對著口罩,盡量按照正常頻率的呼氣,吸氣,沒一會兒就不省人事了。

 

待再度醒來,是護士小姐在我耳邊叫我名字:

杜賓,杜賓,醒來了喔,手術結束了,這裡已經是恢復室,可以醒來了喔~

我勉強睜開眼睛,還沒反應過來,便感覺下背部一陣劇痛,痛徹心扉,

我清楚的感受到我的背被切開,有道很深很深的傷口在我背部,痛到我拼命狂叫:好痛,好痛!

 

護士小姐安撫我,說那是因麻醉藥效已退去,所以我會感覺疼痛,

不過沒關係,仍有補救方法,可以按已經被安置在我身上的自動嗎啡止痛劑來止痛,

我被巨大的疼痛嚇慌了,之前的開刀,開完之後醒來根本沒感覺到疼痛,為何這次如此痛苦呢?

護士小姐解釋,也許是之前的開刀,麻醉藥效退的比較慢,在尚未有感覺之前,嗎啡止痛藥已開始作用,

而這次可能麻醉藥劑量用得剛好,因此和術後的止痛藥銜接之間有斷層,才會造成我的疼痛。

 

一陣騷動之後,止痛藥開始發揮功能,我因此漸漸平靜了下來。

但沒過兩分鐘,我感覺到反胃,是對麻醉藥的反應,護士小姐還來不及跑過來,我已經整個的吐了。

因為剛開完刀,我完全沒有力氣,只能是平躺著的,吐時反射動作的將頭歪一邊便吐了,

護士小姐於是忙著收拾,拿著鋁盤放在我耳際,叮嚀我若還想吐,一定記得側頭,否則嗆到會很麻煩的。

 

接下來的一個小時,我不停地吐,因為前一天沒吃東西,胃裡根本沒有食物,

所以充其量只是吐些胃液,膽汁,還有不斷又不斷的乾嘔。

原本體力就很虛弱了,經這一折騰,我更是氣若油絲,開始畏寒,我不由自主地一直發抖,

護士小姐見狀於是拿了電氣燈過來,熱光照著我的身體,跟我說,一下就好了,一下子就好了……

 

在恢復室裡,我因為一直反胃嘔吐,狀況很不穩定,因此待了一個多小時才被推出病房。

傍晚六點左右開刀,出來時已是深夜十一點多,病房外等著的,是爸爸,其餘家人早就回家睡覺了。

據說爸爸不聽任何人勸,堅持一定要等到我安全出來才肯放心,上回我開刀也是如此,

你知道當我被推出手術房外,睜開眼看到的親人是爸爸時,那心情有多愧疚嗎?

老爸爸七十多歲了,接連兩年被我的開刀弄得不知元氣傷多少,還好我手術成功,否則你要我如何面對他?

 

廣告

對「椎間滑脫手術筆記,(四)」的想法

  1. 我媽 這陣子 進出手術室 四次
    每次出來 也都說很冷
    又痛 又冷…

    我媽 沒有嘔吐
    但退麻藥時 讓她痛的受不了
    尤其是 麻醉師 的神經阻斷劑還打偏的時候

    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