椎間滑脫手術筆記,(三)

九月三十日開刀,二十九日下午三點至醫院報到,辦理住院手續。

凡事一回生二回熟,去年才動過手術,因此一切程序仍記得很清楚:

先拿証件到櫃檯確認身份,戴上識別身份手環,接著前往病房,由護士帶領認識醫院環境,

然後依照指示,一一到相關部門作X光,心電圖,麻醉評估等等術前身體健康檢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最後,待主治醫師到來,他在電腦上對著我的斷層影片和X光片,詳細說明開刀事宜及擔負風險,

全部解說完畢,他問我有問題嗎?我搖頭說沒有;醫生說那在這裡簽名吧,我說好,飛快地便簽了,

醫生看我很合作,非常滿意,拍拍我的肩,說不要緊張,那明天見囉。

今天該做的事全部做完,反正待在醫院也沒事,於是約五點左右請假外出,先離開醫院再說。

 

國泰醫院位於仁愛路上,有太多好玩的地方。我先走到明曜,uniqlo剛開幕,正好趁機逛逛,

接著又到南京東路上,去了MOMO,還在IKEA挑了組棉被床單,心想或許這樣住院住得開心些?

走著走著,腳好痛,每走一步便加深了我應該開刀的決心,我在心底拼命催眠自己:

明天開過刀之後,往後走路就不會再痛了,一時的痛苦絕對是值得的,一定是值得的……

 

約七時左右,大嫂打電話過來,說家裡的人問我人在哪裡,為什麼不在醫院?

我說我請假外出,正在逛街,不然叫大家一起出來吃個飯吧,我十二點之後才需要禁食。

於是,那個晚上成了意料外的家族聚會。我們一家人去吃了飲茶,叫了廣炒,煲飯和十數盤點心,

席間說說笑笑,沒人提開刀的事,我雖沒什麼食慾,不知不覺倒也吃了不少,一切宛若平常……

 

當晚十點,再度回到醫院報到。

值班護士告訴我,明早我非第一床刀,因此開刀時間無法確定,也許早上也許下午,僅能等候通知。

我回到病房,漱洗完畢,把醫院的床單棉被收起,鋪上剛買的仍存著淡淡香味的新床組,上床躺平。

雖然毫無睡意,但因雙人病房,鄰床有人,我盡量地動作放小,希望不干擾他人,早點入睡。

 

然,躺了好久好久眼睛仍是亮著的,心情很亂,談不上悲傷,只是很亂。

我知道明天的刀不可能會有生命危險,就算有,機率也是很小,我擔心的是開完刀後不能走!

如果不能行走,那我得使用輪椅;而光是想像,那不堪畫面就令我窒息。

愈不想去想,偏會一直朝這事想去,腦子裡不斷浮出畫面,想流淚卻哭不出來,心情好沉好沉。

我在床上翻來翻去,醫院的床是電動搖控能上下起臥的不銹鋼床架,因此被弄得吱吱咋響,

當然,不只是我,隔著簾子的鄰床的人,在床上轉動的聲響,和我相同,整夜沒停過……

 

隔天一早,六點左右,爸爸就來了。

他帶了麵包,蛋餅,豆漿,咖啡和報紙,我說我不能吃啊,我今天開刀要禁食的。

他楞了一下,說對厚,我怎麼忘了,不過沒關係,不然,喝一下豆漿吧?

我強調我連水都不能喝的,他有點不知如何是好,直唸著沒吃東西待會兒怎麼有體力開刀呢?

看爸爸這樣,我只好安慰他,我不餓的,昨晚吃那麼多東西,現在一點都不餓,別擔心了吧。

 

不一會兒,護士小姐進來做例行的量血壓和體溫。

我的血壓正常,但有點發燒,38度。我問怎麼辦?護士說沒關係,等一下再進來量看看。

我有點忐忑,但也無可奈何,只能盡量放下心,和爸爸邊看著報紙,邊等著時間過去。

九點左右,護士小姐再度進來量體溫,這次更高了,38.4度。

護士小姐說,這樣我們可能要請醫生過來看看,我沒答腔,心裡緊到不行,怕一開口就掉淚。

 

十時許,媽媽和大嫂來了。

媽媽問我什麼時候開刀,我說不知道,要等;此時,醫師助理進來,他親自再量一次體溫,38.6

然後跟我解釋,因為發燒,因此得抽血驗一下感染指數,查看看白血球指數有無過高。

我問這樣開刀可以嗎?他說若沒感染,也許只是感冒,基本上應該沒問題吧。

他說你放輕鬆,開刀前難免有壓力,也許你過於緊張也有可能,說完,他就走出去了。

 

外人出去了,留在房間裡的我們一家人,一時之間你看我我看你,大家都沒開口說話。

病房內又小又擠,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,更別提那悶鬱氣氛了,

每個人都想說些什麼,卻又不知能說什麼,

最後我說,不如你們都回去吧,我想睡一下,不會那麼快就輪到我開刀的,待在這裡於事無補。

 

眾人走後,我躺著,如何也閉不上眼,只好起身出病房外走走。

因為隨時都有可能通知開刀,因此不敢走遠,只能在附近繞來繞去,

我一邊著急眼前發燒的事情,一邊擔憂開刀後不知是否能健走如昔,心煩意亂又毫無目標的走著,

走一走就回病房,回房後坐不住又出去走,就這樣反反覆覆地過了好幾個小時。

 

下午三點左右,醫師助理進來告訴我,檢驗報告出來,沒有感染,因此仍然依照計畫開刀,

他再量了一次體溫,還是38.4,他說我想你必需要打點滴補充水份,否則缺水有可能發燒得更嚴重。

我只得乖乖回房,任憑護士小姐在我身上插管了。

 

四點鐘,爸媽又來,訝異等了這麼久,怎麼還沒輪到呢?

媽跑去問護士小姐,得到的答案是:國泰的開刀房太少,除非是緊急刀,否則大家都得等。

煎熬了快一天,我又累又煩,一把火一直往上竄,有股衝動想把身上點滴管子拔掉,索性就別開了吧,

但顧及爸媽在身旁,只好強忍住不耐煩的情緒,盡量用自然的語氣和爸媽聊天。

拜託,他們都七十幾了,我心裡不斷地想:我到底做了什麼,怎麼到這年紀還讓他們替我擔心啊!

 

五點四十分,終於,護士小姐進來通知:「開刀了。」

等了一天,該正式上戰場了,我不敢置信,非常的不真實感,茫然一再反問護士小姐,真的嗎真的嗎?

護士小姐說,當然是真的,開刀房打電話上來通知的,趕緊準備好,待會兒送床人員會來推你進開刀房。

聞言,我背脊突地涼了起來,那時我坐在床邊,一轉頭正看到爸媽,原想跟他們輕鬆說聲我要去開刀了喔,

沒想到嘴巴一張開,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,三人六目交接,可以望見彼此滿滿滿滿是憂懼。

 

廣告

對「椎間滑脫手術筆記,(三)」的想法

  1. 看來開刀前的心理輔導很重要 不論是病人還是家屬
    記得自己上次動刀已是小學時的事 好像太小 有些無知 並不覺得害怕
    記得去年岳母中風開刀 也沒有想太多 只能禱告 交給上帝
    雖然最後拖了48天 岳母還是走了 但是心裡也是有平安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